灵石岛周刊第30期

2000/09/24


1 沉默的孩子:无法歌唱(2)——为我阴暗的父亲
2 第五棵槐树:沙湖
3 一一:心
4 流星:偶然发生之前
5 路边的树:夜晚的灯
6 宝华:庄子
7 猎人:解决
8 闲云:鬼火
9 蔡烈:诗歌万岁
10 五楼:最后一首西北的抒情 
11 阿斐:梦见青苹果乐园
12 厘米:外壳/绿玻璃
13 写日记的勾引家:在一杯高浓度的黄昏里瞥见你的影子
14 winwun:寂静中的花
15 王蛇:故园
16 东洲:熬夜
17 西岩:中山路
18 树:醒来在淡金色的格子里……
19 宋晓贤:云 
20 唐不遇:未亡人的死亡历险



沉默的孩子

无法歌唱(2)
----为我阴暗的父亲

今天 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与我阴暗的父亲
走在高速公路上
他前进的姿态
像坦克一样古怪而夸张

我阴暗的父亲
向着天空展示 大腹便便的躯体
因失血而苍白的肌肤下
孱弱无力的四肢

遥远的天堂与美丽的传说
我阴暗的父亲
你总是炫耀祖先遗馈给你的东西
你拥抱 苍凉的花岗岩和腐朽的木椟
我想念 被遗忘与被践踏的
我无法为你歌唱 我阴暗的父亲

我阴暗的父亲
他蹒跚地在高速路上行进
用巨大的身躯与阴影
阻挡着我与兄弟姐妹的前进
路标不知是指向
天堂 还是地狱



--------------------------------------------------------------------------------

第五棵槐树

沙湖

(一)
从前我没来过沙湖
我没有见过沙湖
而却梦到过她
后来我在沙湖边住下
我天天和她见面
而却再没有梦到过她

(二)
我看见沙湖
经常一副平静的面孔
她引起我的注意
是在雨水滴在她脸上的时候
我站立在楼的顶上
她慢慢转过身去
直到我看不见她的背影
那时候雨水很大

(三)
夜晚的后面
还有一个夜晚

沙湖的后面
会不会还有一个沙湖

(四)
我梦到的沙湖
她很大
我知道的沙湖
她不大
我见过的沙湖
她越来越小
像个长不大的姑娘

(五)
沙湖
已看不见沙
水少的时候
可以看见鱼群在湖床玩耍
水多的时候
湖上长满了荷花

下午我一个人在家
总听见沙湖和水中的天空
说着偏远的土话

--------------------------------------------------------------------------------

一一

心 
我的心如遭受虫害的叶子越蜷越紧
如一颗拼命挣脱的线团,越挣越远,越远
越小,直似要绷断
我的心紧紧黏附在公交车上,穿过福州路,穿过
外滩,穿过一汽公司,穿过震荡和污浊的黑液
堵住公交车的喉咙,所有人停止呼吸
我的心拉响紧急警报,用一杯杯水和一个个
愤怒的字来赶往现场,用蒸腾的热和水气
来驱赶红色的惊叹,扇子扔得远远
哦,我的心,这样控诉它的主人,使之一起
难过,一起病痛,陷入泥沼越陷越难以
捉摸直至跳出胸膛,站在纤弱的手掌、虎口
上搅乱音乐搅乱为它度身订做的最佳
按摩配方,休息!休息!总之我总是低估人
的能力!没有发生之前,我的心是多么明了人的
把戏。休息休息!我的心合上双眼,如提前进入
冬眠的将腐的菜肉,微弱地喘息,微弱
地喘息,挂在一根电线,挂在被音乐淹没的水上



--------------------------------------------------------------------------------

流星

偶然发生之前

什麽 滑过一念间
刺破我心中的 蓝色面
谁能教会我拒绝
或是
完美的妥协
就算
最喧闹的街
也要度过
最寂寞的夜
觉得危险
可以不可以
试试去吻闪电
或者
体会一下
什麽叫 颠倒空间
只有昙花
能配上一现
美丽罂粟
却酿造 毒鸦片
记忆太浅
只会让没必要的
愈演愈烈


--------------------------------------------------------------------------------

路边的树

夜晚的灯 

夜晚的灯,城市的眼睛
让漂泊的浪子感到温暖
感到被抚慰的感动 

粗陋的或者华贵
灯的语言都让我们感觉沉默
那亮着的眼睛
往往让我们低下头来思考
路面寂静
风吹动着飞舞的碎片
那孤单的影子
就直接抵达我们的内心 

夜间的风在耳边响起
我却凝望着星空
看风掀起一角的灯光
俗艳的花朵在后面静静翻动 

我感觉到思索的疲累和厌倦
如一个毫无目的的囚徒
再固定的圈中重复转弯



--------------------------------------------------------------------------------

宝华

庄子

齐物论的那些文字
和门前的几株菊花一样
无心种它们 却又只为你飘香
春天忙着光临土壤
深秋无事这才分瓣开放
你又总是在菊花落尽的时候
被关节炎的痛感从蝶梦中唤醒
重新回到难成栋梁的歪脖子树旁
人们都去采摘文化的果实
纷纷丢掉自由和完整的阳光
让你一人斜倚树下
把这一切独自承当 
庄子,人类自由的老保管员
你深知这二十多个世纪的全部重量
不抵蝴蝶的一对翅膀
以有限的生命亲吻无限的物质和知识
这使所有的人都感到很累
只好寄宿在你的寓言里偷闲残喘
我们毁于一次又一次的自信
只有怀疑者才能在鲲鹏的目光里飞翔 

在季节和菊花之外
你会坐到风中和树荫一起
关照来自宁静的天籁
没有美人如期而至
爱情在菊香弥漫的门前气急败坏
那位逍遥行为的印证者
陪你秋看明月冬赏雪
直到有一天她化蝶而去
你才把写好的诗
默默无语地向时间展开 

庄子,为语言开膛的庖丁
你用过的刀子仍在笑傲天下英雄
时代在它的锋利之下
一茬接着一茬地牺牲
现代化建设只有加速发展
才有摆脱被你解构的可能
人们已经不需要树荫和其下的自由
他们只想和你分手 离你远去 

被远离的才最有价值
而这个世界早已习惯了背影



--------------------------------------------------------------------------------

猎人

解决 
你叼着玫瑰
贴向我
用你的肉体包容我
神奇象天堂
迷惑着燃烧 

那一夜,你没有羞涩
呢喃对我,远离尘世的喧嚣
在另一个国度
拥有,就那一刻
我们走出迷宫 

苦难来自那冷冽的山崖
文明后如来压着一只猴子
可我不是猴子
飞翔在你的天空 

就那一次际遇,把自己化掉
晶莹的泪滴与含笑的脸
没有下辈子,也不要
就这一天,彻底
解决你和我
在尘世的迷乱里


--------------------------------------------------------------------------------

闲云

鬼火
 

曾经那样千曲百折苦苦纠缠的生活
最后竟只是一朵小小的幽蓝的鬼火
 
夜雨沾湿了野径沾湿了我们的发
我们要不要回去回那遥远的家
 
是谁留下这疲倦的守候的眼睛
蓟草摇动没有颜色也没有感情
 
夜雨沾湿了野径沾湿了我们的衣
迷路的我们在黑暗中找不到话题
 
曾经那样爱过恨过活过死过索求过
最后也只是一朵小小的幽蓝的鬼火


--------------------------------------------------------------------------------

蔡烈

诗歌万岁

我开车在一条街上
车载收音机正播放着
一个调皮捣蛋的男孩的声音
“黑夜给了我们黑色的眼睛
我们要用它寻找光明。――”
大光明影院特别推出
情侣午夜场……”

写下这句诗的诗人
已在新西兰的一个孤岛上
杀妻上吊
好几年了

当诗歌失去力量的时候
诗意要寻找新的栖息地
诗歌要还俗
要渗透到我的
方向盘上

车载收音机正响起
一个诗人的声音
一个悲喜交加的声音
我不由得狂热地喊到

诗歌万岁!


--------------------------------------------------------------------------------

五楼

最后一首西北的抒情


时间像滴答的岩石。落日的火焰
降临山林的肃穆时分,我又回到
万山之山那墨绿色的深谷;苍鹰
一般的罡风应和松林沉重的低吟;
山峰的阴影投射出海的波澜!每一种光
都来自地下深邃的天空,每一种声音
都通向了远古。
  
时间在空中聚散离合,一群飞鸟
在上空翱翔,好像一个正在作的梦;
而当紫水晶蒸汽弥散了穹顶,地平线
一带灰蓝色条纹中出现银色的星光!
明亮的光辉就要聚拢整个世界的微笑
赐予睡眠一刻清醒。 


--------------------------------------------------------------------------------

阿斐

梦见青苹果乐园

在青苹果乐园里住一宿
睡在一堆青苹果上
一堆年青女人
谈论青苹果乐园里的奇闻轶事
青苹果乐园里几冢坟茔
几个女人
因为多么可笑的几件事
吊死在青苹果树上
被翻进园里的年青男人
奸尸

--------------------------------------------------------------------------------

厘米

外壳/绿玻璃

在6312上课
看到对面有人在擦绿玻璃
平面直角 三维立面
直线转折毫不含糊
中间地带从一点向两边无限延伸一片开阔
就在彼岸 有人在擦绿玻璃
(女友在身边絮絮地说着,说着)

绿玻璃里面盛着是空气 或许还有一口钟
空气和钟外面镶着绿玻璃
-----然后又被同样的空气和钟包裹
那个灰白工作服的男人使劲的擦呀擦呀
(女友仍在身边絮絮地说着)

我们只能看到绿玻璃
绿玻璃在空气和钟之间以一种绝望的严厉
矗立
痛心疾首威武不屈-----有点象讲台膳
把低胸冲着行人
“贴肚皮治痔疮”。那块
国旗似的布匹
让你的屁股痒了又痒

每天,我都要走过不长的一段
那天早上
我穿过这条路上班,路人说:
“昨晚两家制假场所被捣毁
一个中学生失足掉下下水道
再也没有起来。”


--------------------------------------------------------------------------------



醒来在淡金色的格子里……

醒来在淡金色的格子里
一群小蜂的蜜巢上淡金色的一格
“我”仿佛一张薄纸向外凸起
慢慢有了奇怪的轮廓
慢慢有了“头颅”、“手臂”和“脚趾”
慢慢收紧慢慢收紧
“眼珠”开始闪烁----
于是新鲜、愉快地坐了起来


--------------------------------------------------------------------------------

宋晓贤




早晨,天空中
飘满薄翼的天使
亦或是 泪滴
凝成的桃花鱼?

可我最先想到的
没有这么美
我在心中写道:

潮湿的早晨
天空中长满
美丽的霉菌

--------------------------------------------------------------------------------

唐不遇

未亡人的死亡历险



葡萄被瓜分,烈酒被烧死
未亡人与未亡人抱头痛哭
杯盏在酒席上方爆碎
碎片将永久扎入我柔弱的眼睛

著名的魔鬼善于制造气氛
它将我们整个夜晚笼罩
巨大的痛苦折磨着灵魂,铁匠
锻造一柄扭曲的性格
她善良而被损害,她能干而遭诅咒

孤独如水漫金山。失败的感觉
扼住她的咽喉。死亡在向她招手
她的亲人送出最后的爱恋
她的声音夹杂着沧桑和无奈
但她已觅得解脱的方法。
异常的祥和……异常的宁静……

恐惧、悲伤和愤怒攫住我的心
对她的轻生我一无所知。但所幸
在魔鬼的大门前她被摔醒
我诅咒,我拿出赞美、激励和爱情



我躺在床上冥思苦想
“生活累吗?生活无奈吗?”
“是的”一个苍白的少女
未待心事开成花朵便倾向死亡

醉人的酒。安眠药。
这两种毒物必将一齐获罪
“没想到我还会醒过来”
“出去时路是多么的漫长,
回来时却又如此短暂”

“难道记忆里的漫长都是短暂?”
她主动地跳上死神的手掌
又被他从指缝间筛下
一次摄人心魄的历险
让她此刻神情呆滞、浑身酸疼
忘掉诅咒:误解、嫉妒和诽谤,阴险的掠夺

“生活多么美好,你要听从普希金的忠告”
这话叫我如何说出口。疾病已向她侵袭
一架丑陋的摄影机掠去灵魂,留下悲伤的
物证。我的理解招致幸福和灾难?!



当树木彻底沉默
谁的足音深深潜入骨头的内部
宿舍的窗子晾满衣服
而教室的玻璃落满星辰

我来回踱步,宛若占卜的智者
我手指大星,掰下命运的一角
一对对情人擦肩而过,留下阴影
在这条幽静的情人小道上、夜晚的波峰浪谷间
我看见每一根手指都变成密密麻麻的

暗绿的松针。我守侯我受伤的恋人
而现身于此,握住孤单和凄凉
我遮遮掩掩,躲避鼓翼的蝙蝠
(似笑非笑的面孔挂满神秘)
一对恋人在我身边停驻,郑重问及
古墙高垒的石块和地面污秽的积水

所有的叶子都强抑愤怒
它们尚未枯黄,却被依次摘下
花朵孑然一身,一动不动,散发出死亡的气息
黑暗庞大的忧郁已把她盯住


灵石编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