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石岛周刊第16期

2000/05/29


1 谷川俊太郎:七个四月
2 休斯:马群
3 阿诺德:多弗海滨
4 勃莱:冬天的诗
5 阿波里奈尔:密腊波桥
6 阿尔维蒂:天上的三次回忆
7 蒙塔莱:薄暮
8 海涅:有一棵松树孤单单
9 尼采:忧郁颂
10 茨维塔耶娃:我的窗户
11 布洛茨基(美):阿赫玛托娃百年祭
12 波德莱尔(法):异域的芳香
13 与谢野晶子:假如
14 聂鲁达: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之六)
15 帕斯:忘却




谷川俊太郎(日)

七个四月


四月我上学去了
四月开着什么花我不知道
四月我上学去了
穿着短短的裤裙

四月我被送出去当女佣了
四月开着什么花我不知道
四月我被送出去当女佣了
装着守护袋在包裹里

四月有人向我求了婚
四月开着什么花我不知道
四月有人向我求了婚
酥痒地令我笑了起来

四月我成了母亲
四月开着什么花我不知道
四月我成了母亲
孩子长得很标致

四月我成了寡妇
四月开着什么花我不知道
四月我成了寡妇
颜面有着三十二根的皱纹

四月我有了六个孙子
四月开着什么花我不知道
四月我有了六个孙子
还增添了六只小狗

四月我终于死去了
四月开着什么花我不知道
不知道开着什么花
四月我终于死去了
站在佛陀的身边 往下看
下界正盛开着樱花






--------------------------------------------------------------------------------

塔德·休斯(英)

马群


破晓前的黑暗中我攀越树林,
空气不佳,一片结霜的沉寂,

不见一片叶,不见一只鸟——
一个霜冻的世界。我从林子上端出来,

我呼出的气在铁青的光线中留下扭曲的塑
像。
山谷正在吮吸黑暗

直到沼泽地——亮起来的灰色之下暗下去
的沉滓——边缘
把前面的天空分成对半。我看见了马群:

浓灰色的庞然大物——一共十匹——
巨石般屹立不动。它们呼着气,一动也不
动,

鬃毛披垂,后蹄倾斜;
一声不响。

我走了过去,没有哪匹马哼一声或扭一下
头的。
一个灰色的沉寂世界的

灰色的沉寂部分。

我在沼泽高地的空旷中倾听。
麻鹬的嘶叫声锋利地切割着沉寂。

慢慢地,种种细节从黑暗中长了出来。接
着太阳
橘色的,红红的,悄悄地

爆了出来,它从当中分裂,撕碎云层,把
它们扔开,
拉开一条狭长的口子,露出蔚蓝色,

巨大的行星群悬挂空中。
我转过身,

在梦魇中跌跌撞撞地走下来,
走向黑暗的树林,从燃烧着的顶端

走到马群这边来。
它们还站在那里,
不过这时在光线波动下冒着热气,闪烁发
光,

它们下垂的石头般的鬃毛,倾斜的后蹄,
在解冻中抖动,它们的四面八方

霜花吐着火焰。但它们依然一声不响。
没哪一匹哼一声,顿一下脚。

它们垂下头,象地平线一样忍受着,
在山谷上空,在四射的红色光芒中——

在熙熙攘攘的闹市声中,在岁月流逝、人
面相映中,
但愿我还能重温这段记忆:在如此僻静的
地方

在溪水和赤云之间听麻鹬叫唤,
听地平线忍受着。
——1957


--------------------------------------------------------------------------------

麦修·阿诺德(英)

多弗海滨


今夜海上是风平浪静,
潮水正满,月色皎皎
临照着海峡;——法国海岸上,光明
一现而不见了;英国的悬崖,
闪亮而开阔,挺立在宁谧的海湾里。
到窗口来吧,夜里的空气多好!
只是,从海水同月光所漂白的陆地
两相衔接的地方,浪花铺成长长的一排,
听啊!你听得见聒耳的咆哮,
是水浪把石子卷回去,回头
又抛出,抛到高高的岸上来,
来了,停了,然后又来一阵,
徐缓的旋律抖抖擞擞,
带来了永恒的哀音。

索福克勒斯在很久以前
在爱琴海上听见它给他的心里
带来了人类的悲惨
浊浪滚滚的起伏景象;我们也听得出
一种思潮活动在这一片声音里,
在这里遥远的北海边听见它起伏。

信仰的海洋
从前也曾经饱满,把大地环抱,
像一条光亮的腰带连接成一气。
可是现在我只听见
它的忧郁,冗长,退缩的咆啸,
退进夜风的喧响,
退下世界的浩瀚,荒凉的边沿
和光秃秃的沙砾。

啊,爱,让我们互相
忠实吧!因为世界教我们分明
看来像摆在眼前的一个梦境,
这么美,这么新,这么个多式多样,
实际上并没有光明,爱,幸福,
也没有稳定、和平、给痛苦的温慰;
我们在这里,像在原野上受黑暗包围,
受斗争和逃遁惊扰得没有一片净土,
处处是无知的军队在夜里冲突。



--------------------------------------------------------------------------------

罗伯特·勃莱(美)

冬天的诗


冬天的蚂蚁颤抖的翅膀
等待瘦瘦的冬天结束.
我用缓慢的呆笨的方式爱你
几乎不说话仅有只言片语.

是什么导致我们各自隐瞒生活?
一个伤口风一个言辞一个起源.
我们有时用一种无助的方式等待
笨拙的并非全部也未愈合.

当我们藏起伤口我们从一个人
退缩到一个带壳的生命.
现在我们触摸到蚂蚁坚硬的胸膛
那背甲那沉默的舌头.

这一定是蚂蚁的方式
冬天的蚂蚁的方式那些
被伤害的并且想生活的人的方式:
呼吸感知他人以及等待.

董继平译


--------------------------------------------------------------------------------

阿波里奈尔(法)

密腊波桥


塞纳河在密腊波桥下扬波
我们的爱情
应当追忆么
在痛苦的后面往往来了欢乐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我们就这样手拉着手脸对着脸
在我们胳膊的桥梁
底下永恒的视线
追随着困倦的波澜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爱情消逝了象一江流逝的春水
爱情消逝了
生命多么迂回
希望又是多么雄伟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过去一天又过去一周
不论是时间是爱情
过去了就不再回头
塞纳河在密腊波桥下奔流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

阿尔维蒂(西)

天上的三次回忆

献给古斯塔夫·阿多尔福·贝克尔



序曲


没有年岁,没有玫瑰,没有大天使。
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号叫和哭泣之前。
那时候,光明还不知道
大海诞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那时候,风梦想着它梳理的长发,
石竹梦想着燃红它的火和脸颊,
水梦想着在那里饮它而流连的嘴唇。
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身体、名字和时间之前。
于是我回忆起,有一次,在天上……

 
第一次回忆
……一支折断的白荷……
——贝克尔


她在漫步,带着沉思的白荷余香,
几乎象一只知道自己不得不诞生的鸟儿。
她瞧着,确看不见在梦中成了镜子的月亮,
看不见让她抬起脚的雪白沉寂。
一种自己显现的沉寂。
那是在竖琴、细雨和言语之前。
她不知道。
空气的洁白的学生,
跟星星,跟花朵,跟树木,一起战栗。
她的嫩芽,她的青绿的体态。
跟我的一无所知的
星星一起,
为了在她的双眼挖出两个湖
却被两片海所淹没。
我回忆起……

没有别的,她死了,远远离去。


第二次回忆
……接吻的轻声和翅翼的摆动……
——贝克尔


也是在以前,
在阴影的反叛很久以前,
燃烧的羽毛落向世界,
一只鸟为了一朵百合可以去死的时候。
以前,以前,你问过我
我的身体的号码和地址。
在身体的很久以前。
在灵魂的时代。
那时候,你在天上敞开没有花冠的额头,
梦的第一个朝代。
那时候,你在虚无中看见我。
发明了第一句言语。
於是,我们相逢。


第三次回忆
……在饰金的羽毛扇子后面……
——贝克尔


虽然天上的华尔兹没有跟素馨和白雪结婚,
空气也没有想到你的美发可能发出的音乐,
王上也没有下命令把紫罗兰埋进一本书。
没有。
那个年代燕子出发旅行,
嘴壳上没有我们的名字。
牵牛和藤萝
没有阳台和星星可以攀缘而死去。
那个年代,
一只鸟的肩头没有花朵可以支撑住脑袋。
於是,在你的扇子后面,有了我们的
第一个明月。


王央乐 译


--------------------------------------------------------------------------------

蒙塔莱(意)

薄暮


在你我之间,在亭台上
流过阵阵水光的幻影
幻影里有摇曳的山影和你的面容
对着流逝的景物,你的身姿
亭亭玉立,幻影渐渐地
消失过去
徒然地使人回忆不起
你的足迹
我们在此,任水光的幻影
流过昏沉的礁石
又无影无踪。
而我,淹没在
渐渐迫近的压力下,屈服在
虚幻的巫术之下,假如我
举起手臂,击碎
水中的幻影,这些记忆
也会怪异地消失
那姿势也不是
我本然的姿势;假使我说
我曾听到过那动人的声音
当那声音沉落在遥远的地方
或者死在没有设防的空中

如果是这样,我只能
落在白夜逝去的苦闷里
狼狈不堪地延续下去
然后,风烟再次从幽谷里
荒凉地升起,在羊齿草上引诱
清凉的声音在纷飞的烟尘
和防波堤外第一道光之间
消逝无踪
……语言
在你我之间落下光线
柔----------

与谢野晶子

假如


和服袖子
三尺长
又无紫色带子绑着
假如你敢
就拉开它



--------------------------------------------------------------------------------

帕布罗·聂鲁达(秘)

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之六

我记得你去秋的神情.
你戴着灰贝雷帽心绪平静.
黄昏的火苗在你眼中闪耀.
树叶在你心灵的水面飘落.

你象藤枝偎依在我的怀里
叶子倾听你缓慢安祥的声音.
迷惘的篝火我的渴望在燃烧.
甜蜜的蓝风信子在我的心灵盘绕.

我感到你的眼睛在漫游秋天很遥远;
灰色的贝雷帽呢喃的鸟语宁静的心房
那是我深切渴望飞向的地方
我快乐的亲吻灼热地印上.

在船上了望天空从山岗远眺田野.
你的回忆是亮光是烟云是一池静水!
傍晚的红霞在你眼睛深处燃烧.
秋天的枯叶在你心灵里旋舞.

王永年 译


--------------------------------------------------------------------------------

奥克塔维奥·帕斯(墨)

忘 却



闭上你的眼睛,
在黑暗中消失,
消失在你眼帘的红枝叶里。

你在声音的螺旋中沉落,
那声音嗡嗡作响,在远方回荡;
仿佛震耳欲聋的瀑布
传向有鼓的地方。

让你的存在在黑暗中下落,
淹没在你的皮肤里,
以及你的内脏里;
骨骼,青紫色的闪光,
使你眼花、目迷。
在黑暗的深渊和海湾中,
愚蠢的火张开它那蓝色的冠羽。

在梦的那种液体阴影中,
浸湿你那赤裸的肉体;
丢掉你的形状吧,
谁把泡沫丢在岸边却不知。
你消失在你那无限的
无限的存在里吧,
大海汇入另一个大海,
你忘掉自己吧,也把我忘记。

在这没有年纪也没有尽头的忘却里,
口吻、亲吻、爱情,一切都会再生,
星星是黑夜的子女。


灵石编选